云达不莱梅vs勒沃库森
站內
  • 站內

當前位置:

眉山新聞網

>

社會

>

市井微觀

眉山33戶人家小山村進入“聯合國視角” 歸來成古村最熱詞

新聞來源:成都商報      

更新時間:2019-06-10 15:10:15      

責任編輯:周剛


  眉山市丹棱縣幸福古村,龔紹榮老人坐在自己的大院門口享受慢時光

  被愛情遺忘的角落

  上世紀80年代,這里因是電影《被愛情遺忘的角落》的外景拍攝地而聞名

  被時光遺忘的老屋

  2012年以前,由于收入太單一,全村123人,1/3的人外出務工,村莊沒有活力

  被幸福眷顧的古村

  如今,這里搞起了鄉村旅游,發展民宿4戶,農家樂12家,人均純收入超過2萬元

  6月5日早上,眉山市丹棱縣順龍鄉幸福古村龔家大院的主人79歲的龔紹榮吃完早飯,坐在在青石板鋪成的院壩中的長凳上,頭頂一大片黃角蘭,一邊享受慢時光。

  順著蜿蜒石板路前行,路邊各色水果壓滿枝頭,伸手可摘;山野清風徐來,跨過小河的古橋布滿青苔,橋下河水潺潺。河邊水車隨著流水轉動,發出嘎嘎聲響,仿佛述說著當年鹽鐵古道的繁榮景象。

  2019年6月10日至12日,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主辦的“文化2030—城鄉發展:歷史村鎮的未來”國際會議將在四川眉山舉行,屆時,聯合國教科文組織、世界銀行等專家、學者就將前往這個叫做幸福古村的地方,將其作為歷史村鎮發展的樣本參觀考察。

  這個曾經偏僻貧窮的小山村,為何現在叫做幸福古村,為何得到聯合國主題會議的關注?連日來,成都商報-紅星記者走進古村,探訪其變遷。

  啟示

  在傳承與發展中找到平衡點

  踏青賞花、躬耕農事,體驗生活……游客們紛至沓來的同時,“幸福的煩惱”也隨之而至。

  “幸福古村現有餐飲服務的最大接待量約4000人次,環保設施的承載能力約2000人次。旺季期間,游客吃飯上廁所打擠、垃圾污水問題突出,既降低了古村旅游體驗感,又給古村生態環境造成了破壞;淡季日均游客又僅百余人,許多農家樂都沒有生意可做,村民或賦閑、或外出。”

  淡旺季游客量落差很明顯,如何平衡?

  川旅錦江幸福古村項目負責人謝舜川說,幸福古村最大的優勢在于原生態,然而文化特色還相對薄弱。這也造成了旅游的季節性較強,這就需要挖掘更多的地方文化,讓游客一年四季隨時到此,都能有滿意的體驗。

  謝舜川建議,古村可以將日游客量限額2000人次,游客須通過手機終端、熱線電話或停車場咨詢臺預約進村;同時集中服務資源、規范旅游服務,提升進村游客的旅游體驗滿意度。

  “要做到保護與發展相結合,讓一座座傳統村落形神兼備,煥發出新的生機,從而留住我們現實的故鄉和精神家園,還任重道遠。” 丹棱縣委常委、宣傳部長吳永樞表示,下一步,丹棱將深化古村品牌內涵,打造“幸福古村”升級版。吳永樞說,這一切均會以幸福古村本身為基礎,無論如何,“鄉愁”的主題不會變,“古村姓古”的原則不會變,這樣的村莊,或許,才是歷史村落的未來。

  以前

  當年村里瓜果飄香三分之一的人還是外出了

  龔紹榮所在的幸福古村位于眉山市丹棱縣順龍鄉,成都、眉山、雅安三市交界處,距成都1.5小時車程,海拔在800米的山上。

  數百年來,村民們在此農耕和繁衍,形成“山水林田路院”一體的村落格局:土墻青瓦的川西民居院依山而建,面河而立,古橋相連,錯落有致。上世紀80年代,幸福古村因是電影《被愛情遺忘的角落》的外景拍攝地而聞名。

  但很快,幸福古村就成了一個被時光“遺忘”的世外古村。

  彼時隨著城鎮化的加快,許多被認為是農耕文明村落民居的“活化石”村落,都如人至暮年:大多集中在交通不便、經濟落后的地區,得不到有效保護,面臨著老齡化嚴重、沒有活力等問題。

  2010年以后,幸福古村里一年四季瓜果飄香,但由于收入太單一,在城市較為優越的生活面前,村里留不住年輕人:2012年以前,全村123人,1/3的人外出務工,村里難尋年輕人的身影。

  不同于文物保護,傳統村落的保護者們要面對的是活態的村莊。相比于村落建筑的破敗消亡,村莊沒有活力,人的流失才是最致命的。

  沒有了人居住,那些本已年久失修的老屋,只能在歲月中慢慢倒塌破敗。

  現在

  農房變成民宿兩月掙十萬 回歸成熱詞

  改變,源于2014年。

  2014年,四川省旅游局在全省開展鄉村旅游提升試點行動,順龍鄉幸福古村以其獨特的古村落資源,被列入2014-2016年全省鄉村旅游提升試點13個項目之一,并作為省旅游局直接聯系點。

  隨后,四川川旅錦江旅游投資有限公司(以下簡稱川旅錦江)與丹棱縣人民政府開始了幸福村旅游綜合開發項目,游客中心、停車場等旅游服務設施,先后被建了起來。但讓川旅錦江幸福古村項目負責人謝舜川意外的是:這樣的好事,一開始,沒有一家農戶愿意,很多人心中有這樣的疑慮。這時,龔家大院的主人——龔紹榮老人站了出來。曾任順龍鄉鄉長的他隱隱覺得:“這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,我們要抓住,抓不住,再過些年頭,村莊可能就沒了。”

  龔紹榮家兩層的小樓共7間住房,他說服了家里人只留用了2間,其余的5間租給了合作社改造:衛生間重新裝修,房間鋪上木地板,添置木質家具,100多平方米的院壩種上了黃桷蘭、七里香。

  經過打造,龔紹榮和村里其他三戶首批吃螃蟹的人家修建于上世紀80年代的農房,搖身變身成了民宿。

  2016年3月,幸福古村開村迎賓。游客倒是來了,但看了,又走了。原因很簡單,村里找不到吃飯的地方。龔紹榮又率先動員起了他在城里開飯館的孫子、孫媳婦一家人回來創業,開辦農家樂。

  龔紹榮既是服務員更是講解員,講古村的前世今生,講古村的風土人情。吃的,住的,看的,都有了,龔家院來的客人不走了。那個春天龔家院天天門庭若市,兩個月時間收入就超過10萬元。

  丹棱縣幸福古村駐村第一書記嚴江說,截至目前,幸福古村33戶人家全部加入合作社,外出務工的壯勞力回來了十余人,占村總人口的10%,還有一些人已經躍躍欲試。目前,古村發展民宿4戶,農家樂12家,從事旅游業人數60人,人均純收入超過2萬元。

  歸來,成為幸福古村的最熱詞。

  揭秘

  有基礎

  有比較完整的農耕文明 這種村落不多見了

  從2016年3月起,幸福古村3年共接待游客近百萬人次,旅游總收入超1000萬元,其中村民農家樂餐飲、休閑和土特產銷售收入約900萬元。如今,幸福古村先后被評為全國特色村莊、全國綠色村莊、全國生態文化村、全國一村一品示范村、全國特色景觀旅游名村。

  2019年6月10日至12日,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主辦的“文化2030—城鄉發展:歷史村鎮的未來”國際會議將在四川眉山舉行,幸福古村是兩個參觀點之一。

  為什么會是幸福古村?

  眾多受訪者給出了四個字的答案:“古村姓古”。

  剛到古村,川旅錦江公司幸福古村項目負責人謝舜川就眼前一亮:幸福古村沒有工業、商業痕跡,村民還保持著傳統的農耕民俗,種植著玉米、紅苕、小麥、油菜,犁田用犁頭、耙子,挖土用鋤頭,挑土用箢篼、扁擔,脫粒用拌桶,曬糧食用曬簟、風桶,運輸用籮篼、背簍,遮陽用草帽,避雨用斗笠、蓑衣,走路穿草鞋……

  在村民家中,隨處可見屋檐下掛著成串的玉米,院子一角堆積著一捆又一捆的柴火,院子里,鋤頭、石磨等用具應有盡有……

  “可以說,在全省范圍內,有這樣比較完整的農耕文明的村落都不多見。”謝舜川說。

  有政策

  為了有“古”味 鋪地的紅砂石也要找一樣的

  實際上在保護村落的過程中,不乏被改造的先例,但很多要么像遺址一樣被純粹地保護起來,要么又打造得千篇一律,甚至過度商業化了。村落改造有基礎,還要有方向,如何改造?改成什么樣?

  經過省內外知名設計專家碰撞,“嚴格保護、尊重傳統、適度開發、產村相融”的保護性開發原則一出來,得到了村民們的高度贊同,相關工作也得以迅速啟動。

  在這其中,對政策的貫徹落實顯得極其重要。

  6月5日,為了幾十塊紅砂石板,丹棱縣順龍鄉黨委書記張延東和鄉長萬節在中午吃工作餐時,還在不停打電話尋找。“我們從上到下都在堅持修舊如舊、質樸原鄉,找幾十塊材質相同的石板困難,但材質不同,讓村子失去了‘古’味,這更是得不償失的事。”

  “尊重村落靈魂,尊重原鄉建筑,尊重傳統文化。”在丹棱縣文化廣播電視和旅游局局長葉斌看來,在秉持中堅持 “古村姓古、留住古味”的理念中發展,讓幸福古村沒有變為單純的景觀,也沒有過度商業化被摒棄。

  有機制

  留住原住民 多了五重收益

  外形有了,如何才能留住古村的魂,繼續保持古村的傳統?

  嚴江介紹,成立之初,幸福古村就采取了由政府+企業+村民三方合作,采用“租賃-運營-移交”模式。“我們租農戶的民房投資打造成民宿,15年后,民宿將移交給村民,村民可選擇自營,也可繼續交由川旅錦江運營。”謝舜川說。

  房屋租出去了,如何確保居民不會離開?

  丹棱縣政府、川旅錦江、幸福古村三方又先后成立了產業專業合作社、旅游專業合作社、旅游管理有限公司和旅游管理協會四大機構。

  “村民種植有經驗,就加入產業合作社,村民們的閑置房屋流轉出來,就加入旅游專業合作社。”謝舜川說,至于管理公司和管理協會,則是負責整個村落招商招租、營銷推廣和管理等。”

  這樣一來,村民們還是村民,房屋的產權還是他們的,地里的收入也揣進自己的包包,但和原來相比,他們多了“五重收益”:房屋出租費用、勞務收益、合作社分紅、經營性收益和土地流轉收入。

  有鄉情

  村落傳統保持 游客參與農耕文化

  5月27日,村里來了一撥客人,圍著村里表演著迎親習俗的隊伍就邁不開腿,手機相機,人人舉過頭頂。

  遇有諸如娶媳、嫁女之類的喜事,更是要前后熱鬧幾天了。主人家具不夠用,眾人便各自從家中你扛一張桌子、我栳一根板櫈、他背一口木甑去幫忙,一起忙碌,集中吃飯,游客來了,添上碗筷,直接請上桌子。

  從成都帶著全家來旅游后,李凱曾在一年之內,來過古村三次,每次前來,總能喚醒他兒時在老家鄉下的記憶。“到鄉下來,就是想看鄉村原本的樣子。樓房、瓷磚、水泥路,這些東西我們在城市里已經看得生厭了,而鄉村就該是樸拙的,就該是幸福古村現在的樣子:房前的石磨,屋后的柴垛,田邊上的水渠、青石板路……”有幾次,他看見村民在栽秧,帶著兒子就下了田,雖然全身泥濘,但收獲也不小:兒子學會了栽秧,自己在田中抓到了一條黃鱔和一條泥鰍。上一次抓黃鱔還是李凱讀小學四年級時。

  丹棱縣委常委、宣傳部長吳永樞認為,每個地域獨有的歷史根脈、靈魂、神韻,而靠這樣的水土滋養出來的人們,有著共同的記憶,呈現出相似的精神氣質。如果離開或失去這樣的水土,也就失去了精神家園。

  吳海軍 余友 成都商報-紅星新聞首席記者 蔣麟 攝影報道

  原標題:眉山33戶人家小山村進入“聯合國視角” 歸來成古村最熱詞

信息產業部網站備案:蜀ICP備09029749號-1 眉公網備:51140002000014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號:(川)字第115號

免責聲明:本站部分信息來源于互聯網,如有侵權敬請告知!網友在本站發布的信息與本站無關或者不代表本站觀點。

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編號:51120180003 聯系電話:38166855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川網公安備 51140202000199號

分享到

云达不莱梅vs勒沃库森 中超现场直播 四川时时开奖号码查询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走势图手机板 35选7好运4规则 捕鸟达人原版 浙江快乐12选5开奖结果 七星彩计划师 乒乓球免费直播间 吉林时时平台官网 五分彩怎么玩不会输 安徽时时开奖走势图表 体彩江苏7位数怎么中奖 广东时时综合走势图 龙王捕鱼可以赚钱吗 体彩青海11选5